微信邦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返回列表 发新帖
查看: 2623|回复: 0

突围的法国电竞:谁给了它成为欧洲中心的勇气?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20-9-24 21:39:51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生活圈制作
法国电竞渐渐找到了自己的路。倚靠成熟的本土游戏产业与市场,后有公权力的积极介入、立法保护,整个行业在近年来步入正轨、越跑越快。

为了成为欧洲电竞中心,巴黎也是煞费苦心。


文 | 胡文燕
腾云特约作者
常驻巴黎的媒体工作者



过去只要一提到跟官方打交道,法国电竞协会会长额迪纳(Stéphan Euthine)一肚子苦水。

2015年,额迪纳去见体育部长,大侃特侃一通,对方却回复:“你们做得很棒,但电竞(e-sport)如果去除运动(sport)会更好。”他总算明白,老一辈政客其实对电竞一无所知。

2017年,额迪纳终于等到一丝“曙光”。这一年,法国通过电竞相关法律,规范职业选手合同;5月法国总统大选中,39岁的马克龙获胜,带领年轻一代进入政坛。现在接待额迪纳的官员多在40岁上下,对电竞和游戏相对了解,着实节省不少沟通成本。

而法国作为LanArena赛事(电子竞技世界杯的前身)起源地,游戏玩家占比高,电竞和传统体育融合密切,赛事成绩可圈可点。法国电竞协会2017年成立,致力向大众推广电竞,为其“脱敏”,并同政府接洽,逐步进入“体制”。

2020年,法国电竞突围正当时,这么说不足为过:多所商校开设电竞课程;经济部希望借势电竞,发展数字经济,并加强同年轻人对话;地方政府积极为电竞赛事提供场地,以增强当地城市的吸引力……



Stéphan Euthine


▌法国电竞的“冰与火”

作为新兴社会现象,电竞在法国还是有些被冷落。

法国收入最高的电竞选手Ceb(原名Sébastien Debs)对此深有体会。他曾在2018年Dota2上获得近228万美元奖金,在全球500强中排名第3。2019年他再次赢得Dota2,成为唯一一个法籍双冠王。但这一消息,仅被一家法国主流媒体——《队报》(L'équipe)报道过。

这名电竞领域数一数二的巨星并不为法国公众熟知。用他自己的话说,“平时住在巴黎二十区,每周上街偶尔只有几次会被认出,但若在菲律宾,简直没法出门,不然会被围得水泄不通”。

Ceb今年28岁,是法国电竞第一代职业选手,可谓“元老”级别。他环游世界打比赛,队友也来自不同国家,对法国电竞观念的“落后”有些“哀其不幸,怒其不争”。



法国电竞选手Ceb

与许多国家一样,在法国,因不被家人认可,很多天赋异禀的电竞选手曾经中途离场。但幸运的是,Ceb是其中的“另类”。他从一所知名商学院毕业,“好学生”的标签反而成为他成功走上电竞之路的保障。现在亲友知道Ceb通过电竞成为百万富翁后,更是对他有了大改观:当年被认为走上“歪路”的好学生,摇身一变成为“摇滚明星”。

与主流公众层面的“冷落”形成鲜明对比的,是电竞圈内的热闹景象。近年来,法国电竞产业飞速发展。

数据统计网站Esports Earnings显示,2018年电竞选手财富500强中,共计16名法国人,2019年人数增长至24人,其中包括赢得《堡垒之夜》(Fortnite)世界杯的Skite(原名Clément Danglot)和Nayte(Nathan Berquignol)以及赢得多轮《反恐精英》(CS:GO)超级联赛的Team Vitality战队成员。

法国TeamVitality明星电竞俱乐部于2013年成立,多次组队参加《英雄联盟》(Leagueof Legends)、《反恐精英》和《火箭联盟》(Rocket League),并取得不错的成绩,在欧洲俱乐部排行榜上名列第三,仅次于西班牙的G2和英国的Fnatic。

2019年,Team Vitality获得印度科技企业家Tej Kohli 2270万美元投资,这是欧洲电子竞技团队有史以来获得的最大投资。这只俱乐部也丝毫不掩饰争夺欧洲霸主的野心,先是在国家体育馆设立集训中心,后在巴黎市中心开设旗舰店,向公众推广电竞。

法新社也感慨Team Vitality来势凶猛,甚至称它是法国电竞发展的“火车头”。



Team Vitality

电竞希望获得体育机构认可,与此同时,传统体育也主动向电竞靠拢。

早在2016年,巴黎圣日耳曼足球俱乐部、南特足球俱乐部和奥林匹克里昂足球俱乐部等法甲豪门纷纷组建了电竞团队。法国队依托俱乐部并提早布局,成功在2019年国际足联首届FIFA电竞国家杯上夺冠。

电子竞技也为这些足球俱乐部带来了新的商业增长点。大多数的足球俱乐部在接触到电竞时,都会设立电子竞技分部,足球与电竞是两个独立的业务,这也让一些品牌看到了新的合作契机。

举例来说,足球俱乐部“沙尔克04”作为较早对电竞崛起作出反应的俱乐部,很快便尝到了电竞带来的商业甜头。

电竞战队拓宽了俱乐部与品牌的合作边界。赞助商umbro茵宝的赞助从足球延续至电竞战队上,德国光纤网络运营巨头Deutsche Glasfaser、外设品牌美商海盗船等品牌也选择与S04合作。许多曾经持观望态度的品牌方也敞开怀抱。




电竞成为和年轻人对话的重要方式。在法国这个老龄化严重的国家更是如此。

据法国电竞协会2019年调研指出,电竞消费者高达730万人,占法国网民15%,其中打排名赛的玩家共计130万人,91%的人年龄均在15到34岁之间。腾讯企鹅智库发布的《2019全球电竞行业与用户发展报告》显示,在包括中国在内的八国调研中,法国电竞用户年轻人指数排名第二。

整个游戏产业发展成熟,为电竞发展提供了基础。如Ceb所说,法国电竞能走在世界前列,同行业内领军企业和团队的功劳密不可分。

法国在游戏开发商、制作商和玩家层面,本身具备不少优势。法国拥有全球知名的游戏开发商巴黎育碧(Ubisoft),制作的游戏包括《刺客信条》(Assassin's Creed)、《雷曼》(Rayman)、《孤岛惊魂》(Far Cry)等,都是经典之作,为世界游戏史留下浓墨重彩的一笔。

种种因素相加,构成了法国电竞行业“火爆”的原因。





电竞立法的“突飞猛进”

法国电竞今日呈现出的突围之势,起源于行业和市场自驱力的推动,但之后法国公权力部门的积极介入也是重要的原因。

2017年之前,法国电竞行业其实处于法律真空区。

时间倒回2014年,电竞协会会长额迪纳还在LDLC战队负责组织里昂电竞赛事工作。当时让他特别窝火的是,法国根本不承认电竞职业选手的存在,战队没法跟他们签雇佣合同。团队请了法律顾问,也没想出万全之策。最后选手只得以个体户的身份,跟着俱乐部打比赛。

缺乏监管和规范,黑工现象屡见不鲜。后来不少选手离开,选择到合同规则清楚的国家参与对决。面对人才流失,额迪纳曾特别悲观,“在法国,游戏曾经还是有些敏感。没有官员会跳出来说:游戏产业值得重视,这是法国的未来”。

不过,随着政府对数字科技的重视,电竞相关法律条款逐渐提上日程。

2016年通过2017年正式实施的《数字法》便涉及电竞行业的规范和监管。这也是继法国政府对休闲趣味游戏产业实行税收优惠政策后,出台的另一游戏新政。

新法承认职业电竞选手这一职业,合同类型跟体育运动员相似,即职业选手合同最长不超5年;除特殊替补、合同暂停等特殊情况外,职业选手合同时长至少12个月。此外,俱乐部签约,需每三年向经济部申请资质,提供项目清单包括:电竞项目名称,以及选手身体、心理和职业测试保障证明。俱乐部获得资质后,便可正式雇佣选手。

此外,法律对电竞赛事举办也作出新的修改。

法国电竞赛事曾面临不少制度性障碍,旧有法律框架下,电竞符合内政部规定的博彩四原则,照理来说应被禁止,但在实际操作中,又可适当规避,从而照常举办。新法特地为电竞赛事设特殊机制,即赛事主办方至少提前一个月向经济部提出申请,获许后能正常举办。

新法之下,电竞属性并未发生质的变化——经济部接手后,未被归入体育运动范畴。这意味着,这个新兴产业在赛事、盈利模式和劳工权益层面,无法借鉴早已成熟的体育竞技机制,仍需要不断摸索,自己杀出一条“血路”。

法律实施三年,实事证明,这条路有些崎岖坎坷。

法国的劳工法对雇方相对严苛,注重劳工权益保护,在工作时长和佣金上都有规定严格。新的雇佣合同模式,远非俱乐部和选手的首选,仅九家电竞机构申请签约资质。

法国电竞机构Solary未申请资质,其负责人舍纳福(Sébastien Chenaf)解释说,“这种雇佣合同,我们一点都不懂,比如赛季之间,或休假了,具体情况不同,该如何执行。我们法律顾问觉得这不具备可操作性,建议不要用这种合同。”

额迪纳也有同感,尝试雇佣合同的电竞机构,都会陷入工作时长、奖金分成和税制繁复等一系列困境,最后被迫回到原来机制——即俱乐部同选手是甲方乙方服务关系。从选手角度看,雇佣合同本来意在保护员工权益,但现有机制下,一年更的短期合同,对选手来说,也很难称得上是优选。

电竞行业很多年轻选手,甚至包括不少未成年人,他们在劳工权益层面尚缺乏维权意识,对退休金和失业保险缴纳也不怎么关注。这属于行业“通病”,年轻游戏工作者也是后知后觉,刚于2017年成立工会STJV。

在工会文化传统浓厚的法国,电竞选手成立工会只是时间问题。





▌巴黎的“电竞之都”野心

2019年11月19日,巴黎贝尔西体育馆(AccorHotels Arena)成为世界瞩目的焦点。

《英雄联盟》S9全球总决赛现场,1.5万位置座无虚席。电竞比赛中,现场法国观众总是热情似火,给选手留下深刻印象,这次也不例外。独一无二的法国观众,也是拳头公司(Riot Games)选择巴黎为决赛地的原因之一。

来自中国的FPX电子竞技俱乐部(FunPlus Phoenix)最终以3比0的成绩战胜欧洲战队G2 Esports。除电视转播和中国大陆数据,全球共计390万人观看比赛,打破此前各项记录。

法国大报《世界报》(Le Monde)认为,这也是电竞首次在法国出圈,甚至打破世代隔阂,引发大众媒体集体关注:BFM新闻台在“极客文化”专栏介绍赛事;公共电视台FranceTV首次网站转播赛事;《队报》则破天荒雇佣全职电竞记者跟踪赛事,并特意出版了一期电竞副刊。




比赛的最大赢家,非巴黎莫属。

《电竞指南》(Guide de l’esport )一书作者尚松(Rémy Chanson)评价说,“这类赛事并非固定每年在巴黎举办,称它‘电竞之都’有些言过其实,但《英雄联盟》全球总决赛是国际最顶级赛事,巴黎获得举办权,已是很不简单”。在电竞领域,首尔“电竞之都”的地位无可争议。

但在欧洲范围内,尚未有城市脱颖而出。巴黎在电竞领域煞费苦心,同波兰城市卡托维兹、德国首都柏林等城市竞争,希望有朝一日成为欧洲“电竞之都”。

为了准备这次总决赛,巴黎市政府使劲全身解数:在埃菲尔铁塔举办国际新闻发布会;巴黎贝尔西体育馆盛大开场;巴黎市中心连续5天举办电竞相关活动;巴黎市政厅公开转播最后决赛;奖杯放入路易威登箱子一并发给获奖者。

巴黎“电竞初年”要追溯到2018年:《英雄联盟》季中赛在巴黎举办;巴黎市政府在二十区孵化中心,投资100万欧元创立“电竞之家”;巴黎迪士尼乐园举办Dota 2首轮联赛。此外,巴黎还打算承接《堡垒之夜》国际联赛。

巴黎市政府分管体育、旅游和奥运会的副市长马尔顿(Jean-François Martins)认为,电竞对巴黎有三重意义:

“在经济层面,电竞可创造更多就业,增强巴黎竞争力;在体育层面,接待顶级战队,并举办国际赛事,可提高巴黎吸引力;在社会层面,电竞可作为不同群体融合和大众教育的工具。”

另外同样值得关注的,是近来法国多所高中以“科技创新”为名开设电竞课程。这在社会中引发不小争议。有人认为并非所有竞技游戏都宣扬互助合作理念,此外,在比赛过程中,学生被动接受广告和既定内容,可能跟教育推崇的中立理念不符。

倚靠本土成熟游戏产业崛起,而后公权力积极介入、立法保护,法国电竞渐入正轨。但如何调化解不同理念和价值观之间的冲突仍是当下法国电竞突围面临的真正挑战。但这或许也不是法国自己面临的问题。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微信邦网联系QQ|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鲁公网安备 37082802000167号|微信邦 ( 鲁ICP备19043418号-5

GMT+8, 2020-10-26 02:49 , Processed in 0.128919 second(s), 24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Wxuse Inc. | Style by ytl QQ:1400069288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