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邦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返回列表
查看: 1050|回复: 0

媒专栏| 展江:公民记者柴静的蝴蝶效应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5-3-4 10:10:43 | |阅读模式
生活圈制作

      
      柴静《穹顶之下》一时形成围绕环保和她本人的巨大舆论漩涡。其传播速率和范围创造了社交社交媒体传播的新记录。赞扬与质疑交错,引起了社会不同行业的广泛解读。今天我们约稿中国著名新闻传播学者展江,请他谈谈对于此次事件的看法。
      

本文由腾讯新闻旗下产品“全媒派”约稿,作者系北京外国语大学国际新闻与传播系教授展江。未经授权,谢绝转载。
      
柴静,就像是《水浒》中那个同姓的柴大官人,刮起了一股旋风,一股环保的旋风。她领衔制作的纪录片《穹顶之下》,似乎令整个中国都为之震动。这部140分钟的片子,创下了瞬间传播量的新世界记录。当然,传播对象主要限于中国的精英阶层——知识分子、官员和商界人士——以及受过高等教育的年轻人。但是这就够了,是这些人群在使用微信和微博,其渗透性之强大前所未见,令人瞠目和眼花缭乱。      
      
      之前我所了解的柴静,是2003年起做央视《新闻调查》出镜记者和主持人的她。2003-2004年那个两年,是中国调查性报道的高峰。而2003年的“萨斯”报道,成就了作为调查记者的柴静。接下来她做了《命运的琴弦》等一系列调查,延续着当时的一个新闻突破:调查天子脚下北京的国字号高校的教育腐败等问题。作为《新闻调查》季度新闻奖的评委,与柴静见面机会较多。在我和许多评委看来,她是央视女记者中难得的品行和才华兼备的一位。
      
      

      
      调查性报道是各类新闻报道中最能体现媒体服务公共利益功能的文体,但是由于它的矛头通常直指不良政商势力,因此不良政商势力必然予以抵制。2004年底以后,媒体环境巨变,调查性报道日渐衰落,柴静也在2009年离开失去锋芒的《新闻调查》,去做一档叫《看见》的新节目,后来还出了一本畅销书。说实话,《看见》我一期也没有看过。而且自那时起我就没有见过她,也不知道她何时离开央视改做主妇的。但是我相信,她曾经是是本土最优秀的女电视调查记者之一,或许可以把之一去掉。
      
      

      
      我以为柴静失去了平台,大概就此被迫转型为主妇了,至少近几年要忙于家庭事务。这不,此次评论柴旋风的无数文章中就有人提到那个年轻灵动的她已经39岁了,我起初还不信,一查果真如此。但是她这次以主持人和主创人身份归来,令我感到意外,当然更多的是惊喜。她还是心系公共事务啊,而且以全新的身份,全新的方式介入。
      
      柴静如何制造了蝴蝶效应?首先,我同意有网友说它是一次启蒙,但这是一次非同寻常的启蒙。非常之处在于它是一次在特定时空中的“夹缝启蒙”,在一个传统新闻过度管制而新媒体很发达的社会环境中,在近年来主要讨论非政治性国计民生问题的“两会”召开之际,找到了一个不大会被贴上“政治不正确”标签的极佳话题,其传播力无可阻挡。
      
      

      
      其次,按照美国学者的分类,调查性报道可细分为三类:原创性调查报道、解释性调查报道和对行政和司法调查的报道。柴静过去做40分钟的《新闻调查》达到了中国电视新闻的高峰,其主题是个案式的原创性调查报道,此次推出的是放大版的《新闻调查》,属于全景式的解释性调查报道,辅之以她早已形成并结合了老罗的叙事风格,将这种很难驾驭的题材处理得自然流畅可视,在传播效率上无以伦比。
      
      
      出人意外的是,过去作为媒体记者的柴静,很少引发争议,有评论说柴静“总能引起争议”,这与过往事实不符。可是此次的拥柴和砍柴针尖对麦芒,火花四溅乃至火光四起。国内精英人群中本来就有左右之争,此次也不例外,并导出阴谋论:受某个或某些资本利益集团操作,拿国外NASA或其他什么机构的钱。这有待时间检验,但我素来怀疑阴谋论,而相信在今天的资讯时代,真相不难浮现,而且我本人基于过去的认识,对此次以公民记者身份出现的柴静的独立性少有怀疑。当然,一旦有证据显示确实受人操弄,我会立即服膺事实。
      
      

      
      更没想到的是,同一政治光谱内部也争得不可开交。例如,在自由主义这边,有人说柴静是一面镜子,照着每一个人,有人立即反驳说,不要制造圣女;有人说,拥柴或砍柴是以年龄划界的,有人马上表示异议。在一个相对中立的微信群里,有人说他发现拥柴派主要是媒体人,砍柴的多半是理工行业的人,有人瞬间回应称此说不成立……
      
      拥柴派的观点似乎不必多言。而根据我有限的阅读,砍柴派的观点主要有三:主要是说她虚伪和动机、背景有问题。最简单的指责说柴静抽烟和开大排量车;稍复杂的说她是外行不懂科学;最复杂的是说她大面积数据造假。抽不抽烟和开不开大排量车很容易证实或证伪,事实上指责一平息;作为记者是否有能力驾驭雾霾这个复杂的科学问题倒是会持续争论下去,不过蕾切尔·卡森(又译卡逊)作为海洋生物学家出版的《寂静的春天》今天被封为环保圣经,当年不也争议很大吗?
      
      

      
      在我看来最要紧的是《穹顶之下》是否存在数据大面积造假的问题。网友“知乎”撰文《数据造假汇总》列出了,我们这些文科学人虽然看不懂其中许多道道,但我认为,无论如何,做科学报道必须符合科学标准(事实上美国媒体的医学记者和科学记者往往是文科出身,但是经过训练进修和长期专业报道实践而成为受到医学和科学界认可和尊重的特殊新闻人才)。因此,尽管我相信柴静故意造假的几率很低,但在微信群中发言说,对于该文提出的林林总总的造假指控必须逐一回答,无论它们对柴静的挑战有多大。
      
      现在我所能看到的一篇文章是《数据造假?针对打脸的打脸》,它是否全面回应和驳倒了“知乎”的质疑我无缘置喙,但是在各路专才齐聚的(移动)互联网公共领域,这样的交锋太有必要了。约翰·弥尔顿几百年前构想和鼓吹的“观点的自由市场”一旦形成,在其中一定会产生“真理战胜谬误”的结果。
      
      

      
      至于说《穹顶之下》以柴静女儿开篇,有人认为有违新闻专业主义,我认为这对柴静确实是一个警示。但是我相信,这次柴静是公民记者和自费做节目的母亲,以家人为例不为过。如果她还在做《新闻调查》,相信她断然不会首先谈女儿患病的。她也有理据说她与雾霾存有私人恩怨。当然柴静换一个方式开篇,避谈私人恩怨是否更合适,这仍有讨论的空间。
      
      还有一个方向的批评比较集中:柴静给出的治理雾霾方案是不靠谱的,那个电话号码万能吗?那个官方机构可靠吗?一个文科背景的记者能够开出解决科学问题的处方吗?这牵涉很多具体问题,如对体制的看法,社会改造工程的可行性等等。但这既是柴静的弱项也是未可深责之处:她以公民记者身份提出了一个令亿万人揪心的问题,这就够了,如何治理雾霾,还是交给专家吧。不过话说回来,各路专家内部不也经常吵得不可开交吗?
      
      

      
      最后,我要对于一些左派朋友说一句,谈中国问题,资本和权力谁是主导者恐怕首先要分清,市场和资本固然要接受批评监督,但是真正的市场经济是法治经济,必须在公开透明的环境下运作,动辄怀疑别人拿着境内外资本或其他集团的金钱来做见不得人的事,还是要拿出过硬证据的。我们恐怕还要反求诸己:面对雾霾,我们作为有话语权的知识人究竟做了什么?
      
      
      
      回复NY看 在《纽约时报》做社交编辑,是一种怎样的体验
      回复QD看 外媒如何报道中国“穹顶事件”
      回复关键词查看对应内容:
      新闻众筹 | H5 | 媒体人生存 | 可穿戴设备 | 航拍 | 报业转型 | VICE | 传媒并购 | 传媒资本 | 外媒转型 | 突发事件 | 移动采编 | BI  | BuzzFeed | 新闻编辑室 | SMG | CNN | 社交媒体 | 界面 | 澎湃 | 新闻伦理 | 新闻实习生 | 传媒新政 | 网站设计 | 新兴媒体 | 交互新闻 | 纽约时报 | 游戏设备 | 普利策奖 | Vox | 媒介广告 | 摄影报道 | BBC | 腾讯新闻 | 媒体App | 数据新闻 | 全能记者 | 机器人新闻 | Quartz | 在线视频 | 赫芬顿邮报 | 招聘 | 报告 | 广电
      点击阅读原文或点击头像查看历史消息
      
      
      

                    

文章来源微信公众号:全媒派

微信邦网联系QQ|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鲁公网安备 37082802000167号|微信邦 ( 鲁ICP备19043418号-5

GMT+8, 2020-2-21 07:56 , Processed in 0.224276 second(s), 22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Wxuse Inc. | Style by ytl QQ:1400069288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