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邦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查看: 190|回复: 0

他们“打嘴架”,我能看100集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22-7-6 16:58:58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在小红眼里,她希望能借10个行业与脱口秀行业的碰撞,借用情景剧真人秀的模式,打破一些壁垒,“行行都有脱口秀专场”。

出品 | 博客天下大文娱组
作者|屈露露编辑 | 丁宇


提问:脱口秀演员的工作日常也那么搞笑吗? 有一个组织用实际行动回答了这个问题——是的。 这个组织就是“轻轻松松宇宙最强编剧部”(以下简称“轻宇强”编剧部),由李诞杨笠、杨蒙恩、庞博、徐志胜、何广智、程璐、呼兰、王建国等多位脱口秀演员组成。 所谓“编剧部”,其实就是脱口秀演员的职场,他们正在为李诞提出的想做“脱口秀主题专场”的事情忙碌着。《吐槽大会》火了,《脱口秀大会》也火了,到了“脱口秀专场”应该怎么办?

谭乔出现在节目第一期
干脆就叫《怎么办!脱口秀专场》吧。名字看起来随意,却又颇有脱口秀的意味——“扣分的”谐音梗。这些人凑在一起,插科打诨又互相斗法,说段子、写段子,仿佛一出脱口秀演员参与的情景喜剧正在上演,但这些都真实展现了他们是怎么工作的。 《怎么办!脱口秀专场》是笑果文化推出的新节目,与以往不同的是,它是由“脱口秀真人秀”+“行业专场”两部分组成的“新物种”。真人秀像是笑果文化的“团综”,脱口秀演员的职场奋斗故事全在里面;行业专场是从个人表达到行业表达的过渡,发掘出脱口秀的新可能。节目的slogan是“你愿意和我一起说脱口秀吗”,这像是“人人都能说5分钟脱口秀”的延伸,每个行业都能说5分钟脱口秀。 在接受《博客天下》专访时,总策划王征宇表示,希望当镜头给到了台下,观众能重新认识这群好笑的人。

编剧部为第三期“婚恋专场”进行脑洞排练



编剧部的故事

“轻宇强”编剧部,每天都有新故事。 2022年6月7日,《怎么办!脱口秀专场》第一期在腾讯视频上线,抓马的剧情就开始了。李诞要做脱口秀行业专场,让编剧部着手准备,第一关就是8个人两两组队,竞选出一组成为编剧部主任。

为了最后能让自己和程璐组合胜利,徐志胜守住“票仓” 听说有机会能当领导,大家都很兴奋,程璐和王建国想保住原本的领导位置,其他人渴望新的机会。为了能当上领导,徐志胜费尽心机地“拉拢”着程璐、何广智等人,希望成为最有利的组合,仿佛要上演一出编剧部的“无间道”。其他成员也都挺上心,他们互相游说,选择最有利的队友。“轻宇强”编剧部由主任职位的晋升展开,喜剧效果一下子有了。 王征宇告诉《博客天下》,“轻宇强”编剧部的灵感来源于总导演小红提议的对《编辑部的故事》的参考。在这部30年前的情景剧中,《人间指南》杂志社发展到了瓶颈期,主编老陈心灰意冷想要退休,几位编辑看到机会,都跃跃欲试要上位,由此展开了一系列啼笑皆非的故事。小红觉得,这群脱口秀演员多年来的工作和友情本身就很像一部情景剧。 王征宇也觉得脱口秀编剧部的风格和杂志编辑部有着异曲同工之感。有领导,有员工,平时嘻嘻哈哈,干起活来却不含糊。连脱口秀稿件的创作,也和采访差不多,必须深入生活,从各行各业取材。

为了写出脱口秀文稿,程璐和杨蒙恩去民政局采风 对“轻宇强”编剧部来说,“选领导”只是一个插曲,更重要的事是要办10场不同主题的专场。他们要帮助来自不同行业的普通人,完成脱口秀表演。 《怎么办!脱口秀专场》的真人秀部分,将镜头对准了脱口秀专场策划、创作筹备、主题演出等脱口秀演员的工作状态,打造出了一场真实的情景剧。王征宇认为,这个过程讲述的既是脱口秀文本诞生的故事,也是脱口秀演员的日常故事。 王征宇说:“它就是认真按照一个编剧部去打造的,它会产生怎么样的故事,脱口秀演员之间的人物关系会怎样,脱口秀表演的段子到底是怎么谈论和制作出来的?”

第一期警察专场,成龙在现场主动提起了“duang~” 在小红眼里,她希望能借10个行业与脱口秀行业的碰撞,借用情景剧真人秀的模式,打破一些壁垒,“行行都有脱口秀专场”。 在第一期“真心英雄”中,杨笠、杨蒙恩、庞博等人,分别与上海市公安局特警总队特警贺际评、上海黄浦消防监督员刘长俊、上海市公安局刑侦总队反诈警察周杰,以及曾经的《谭谈交通》栏目主持人谭乔等人组成组合,体验他们的日常生活,听取他们的真实故事、观点,提取素材,再用脱口秀表演的形式呈现给观众。 这是一种“共创”的模式,是编剧和嘉宾一同创作了一篇脱口秀稿件,里面凝练了这些不同行业的人,他们的经历和情感。小红认为,从这个角度看,《怎么办!脱口秀专场》不只是“团综”一个切面,它的主舞台面向各行各业。

全民开放麦
2021年,在周奇墨成为《脱口秀大会》第四季总冠军后的庆功宴上,李诞把小红招呼上,让她来宣布了这个消息——笑果文化要准备新节目了。 此前,在冠军感言环节,周奇墨呼吁能有比《脱口秀大会》更好的节目、更多的节目,让脱口秀演员都能够有自己的一个舞台。也是这个舞台,杨蒙恩跟女朋友刘培钰求婚了,所有脱口秀演员都在为他高兴,大家一起开心到流泪。

周奇墨 这些细节都给小红以触动,她想给脱口秀演员做一个真人秀的愿望愈发清晰。 做新节目的想法早已有之,一方面是脱口秀节目做到现在,国内可被邀请的嘉宾已经差不多用完了,再加上市场环境影响,脱口秀总要有突破。另一方面,随着《吐槽大会》《脱口秀大会》将这批脱口秀演员推至市场,观众对头部脱口秀演员的国民认知度越来越高,他们已经具备了群像叙事的基础。 很多细节已经在她的脑海中有了想象,新节目要区别于笑果文化已有的IP,有自己的使命和命运。节目原本名为《怎么办!专场》,就是刻画脱口秀演员做专场的幕后故事,让更多的人能够感触脱口秀的生产过程,体验这门文化。 话轻事儿重,几个月后,《怎么办!脱口秀专场》来了。 节目分为两个重要章节,一部分是脱口秀演员发生在编剧部的故事,一部分是全民开放麦,前者是职场叙事,后者是叙事结果,以“剧”的逻辑链接“综艺”,给观众带来沉浸感。

徐志胜与何广智的公园相亲角体验
它的着力点是“人人都可以做5分钟的脱口秀演员”,这也是《脱口秀大会》第四季提出来的想法。人人都能做5分钟的脱口秀演员,并不是一句空洞的口号。一路走来,越来越多的普通人加入线下舞台,脱口秀文化正在影响着当下的年轻人和主流文化,“很多交警、消防人员、医生都去了我们线下,想要和我们合作,他们自己去开放麦讲的脱口秀都很精彩。”小红说道。 开门迎客,让脱口秀文化进入各行各业,邀请更多普通人来到舞台中央,站在麦克风前的那个人是你生活中接触过的人,医生、警察、律师、老师,让他们讲讲生活中的柴米油盐和酸甜苦辣,让幽默成为生活底色,让脱口秀更具烟火气。 在她看来,《脱口秀大会》是专业演员的竞演舞台,《怎么办!脱口秀专场》需要一个软着陆,它的使命在于范围更广和受众参与度更高,“其实就像是人人都能说5分钟脱口秀的延续嘛,它有点像是一个全民开放麦。”

在节目中,脱口秀演员帮助大家一起准备一场精彩的脱口秀演出 从这点来讲,它和《脱口秀大会》有本质不同。后者是个人色彩的极致化展现,一切内容服务于竞赛,而《怎么办!脱口秀专场》是不同主题的行业化表达,是一期真人秀一期脱口秀,二者的比重是持平的,是相辅相成的,着力点不仅仅是一个精彩的表演,筹备的过程也很重要。 为了突出“专场”的概念,最大限度地构造沉浸感,小红决定在剧院录制脱口秀部分。这剧院,不是棚里搭出来的场景,而是一砖一瓦都真实的场地,小红说:“它更符合我们要做编剧部的故事的初衷,建立演员的信念感。就是应该是在一个公司上班,去一个剧场演出。” 于是,他们选在了兰心大戏院。这里足够庄严肃穆,也装得下一切的戏剧性。“轻宇强”编剧部最开始的“领导大战”也在剧院落下帷幕。 此前,王征宇看到大家“你争我夺”样子,提议让他们为第一期“警察专场”准备PPT提案,最终胜者就是编剧部主任。 这个规则是由李诞向编剧部宣布的,提案现场就在兰心大戏院。那时剧院里还在装台,提案的脱口秀演员和场工们在台上融为一体。PPT制作得五花八门,杨笠和杨蒙恩甚至跳了一曲“火急火燎”舞,吸引了工人们驻足观看。

杨笠杨蒙恩组成的 “火急火燎”组合 这时,戏剧化的一幕发生了,李诞把决定胜负的一票交给了场内的工人冯哥。冯哥作为围观群众“临危受命”,把票投给了徐志胜和程璐的PPT。冯哥的意外出现,打破了台上和台下的界限,也让徐志胜终于当上了“领导”。 新官上任的徐志胜将尾巴翘上了天,不仅让何广智拎包,在车上得知可以领导“真领导”李诞之后,立刻让何广智把拎包的任务交给“小李”。与此同时,坐在另一辆车上的众人,决定“孤立”新上任的领导徐志胜和程璐。杨笠提议:“我们先建一个没有他俩的群。”——活生生的职场人图鉴立起来了。


避风港
实际上,拍摄之前,并不是所有的脱口秀演员都觉得能胜任真人秀。有人担心自己放不开,王征宇就告诉他们,认真去做一件事情自然会有效果。 这是他多年从事真人秀节目总结的经验。他的作品不少,《向往的生活》是最知名的代表作。王征宇擅长“捉心”,擅长原生关系的运用挖掘,总能把嘉宾最真实的一面敲出来。
何广智、王勉、程璐因为“相亲身高”一事互相接梗玩闹 对他而言,拍摄“轻轻松松宇宙最强编剧部”就是不断靠近这群人的过程。某种程度上,这就是一个真实的,1:1缩小版的脱口秀演员的生活。 王征宇通过和李诞等人打交道,知道他们的故事,他有时候觉得这群人“全都是‘精神病’,没有一个正常的”,有时候觉得大家又孤独又脆弱,笑着笑着也会突然陷入沉默。 他们经常在李诞家聚会,吃饭聊天,但很少聊工作。李诞家的客厅铺着长长的地毯,时间晚了,随处都可以睡觉。有一次,王征宇和他们边喝边聊到早上5点多,顺便决定要在阳台上看日出。有时候一起听歌,李诞还会呼麦,王征宇笑道:“内蒙古的呼麦拿出来给大家听,你说这正常吗?这指定不正常。” “他们彼此之间的这种感情,其实跟一般的艺人公司的艺人是不一样的。你可以理解为他们是同学,可以理解为他们是合租,合租的租户。”在王征宇眼里,性格各异的他们因为一件事遇到了一块儿,他们身上有一种纯粹的、野生的对脱口秀的情感,并且有汇聚到一起的革命友谊。这是《怎么办!脱口秀专场》真人秀部分的基础和支点。
编剧部里,大家就是一群志同道合的朋友 这样一群极具个性的人,并不容易被按部就班的既定框架驯服。以往在竞演舞台上,用半虚构的段子是演员打开自己的方式,但在真人秀里,他们要试着用陌生的方式真实地呈现出一个自己。 把环境交给这帮人,不去束缚和干涉他们,剩下的都是围绕他们而自然生长出来的故事。因为这群人身上既有幽默感,又有深厚的革命友谊。在“轻宇强”编剧部里,他们只需要认真地做最擅长的事情,就是最有人格魅力的时候,“张口闭口都是段子,抬手抬脚全是笑点。” 前段时间,徐志胜给王征宇发信息,说参加了这么多综艺,觉得王征宇的话真的很有道理——最好的真人秀,就是嘉宾认真地去做事。 在王征宇看来,“认真”支撑着一切,就像打弹珠的游戏,只有知道了打弹珠的规则,把洞里的一颗打出去,自己的那颗进洞才算赢,“如果你不相信这个规则,我打到哪里都算赢,那就没法玩儿了。” 小红深以为然。第一期,PPT提案的过程,她知道肯定是好笑的,“因为这就是他们生活的日常,又能引发职场人的共鸣”。第二期的重心是“弹劾领导”,刚当了一期领导的徐志胜位置可能不稳了。节目组只是在院子里放置了一个意见箱,主动权在其他人的手上,既呼应了前面的剧情,也给了演员们发挥的空间。“他们跟导演的设置暗暗地较劲也好,沟通也好,大家是共同完成这件事的。” 因此,《怎么办!脱口秀专场》是基于现实又高于现实的,对待本职工作的认真与现实生活中的各种状态,共同构成了节目的底色。
编剧部前台 为编剧部勘景时,王征宇提了一个要求——要一间破旧的办公室。办公室的墙面、墙角上斑驳有痕,墙上也许还贴着别人没有来得及收拾的绩效表、考勤本……总之,它要有人的痕迹。 他这样想象它:“这个办公室一定有一个大家一块坐的大厅,有一个领导办公室,有一个会议室,以及一个小小的两平方米左右的院子。我们进去的时候,桌椅还叠在一块,办公桌上面还有一块玻璃。” 那是上世纪80-90年代的办公场景,人们的桌子上都垫块玻璃,玻璃下面还压着相片,桌子上会慢慢堆满资料——也有点像《编辑部的故事》中的场景,代表着一批人在一个小家创业的过程,有一点乌托邦的意味。 王征宇说:“所有奋斗的底色都是向上的。最关键的是你有一批跟你一起经历这个奋斗过程的朋友。你们看着一场场的脱口秀从无到有的诞生过程,是我和我的朋友们熬夜书写的过程,是我和我的朋友们坐公交车去采风的过程,是我和我的朋友们在办公室里买菜、做菜互相打闹产生出段子的过程,这个过程是快乐的。”
大家固定在会议室里一起开策划会 他希望脱口秀演员的故事,是快乐且认真的,同时也是一个温馨的,属于参与其中所有人的一个小小的避风港。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微信邦网联系QQ|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鲁公网安备 37082802000167号|微信邦 ( 鲁ICP备19043418号-5 )

GMT+8, 2022-8-12 07:17 , Processed in 0.096379 second(s), 18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3 Wxuse Inc. | Style by ytl QQ:1400069288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