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邦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查看: 778|回复: 0

综艺行业不景气,从业者该怎么办?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22-5-15 09:15:0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5月9日,0713“再就业男团”(陈楚生、苏醒、王栎鑫、张远、王铮亮、陆虎)团综制片人赵林林,在个人微博发布消息,宣布再就业男团团综正式启动,在线征名,并表示“商务有了”。
五谷道场官方微博积极互动,0713团粉热烈响应,各种搞怪名称席卷而来——《重生之再战娱乐圈》、《网友让我做的团综》、《回锅吧,老腊肉》……节目组、品牌方和呼喊着要看团综的观众们,大家聚集在评论区,字里行间都透着喜气洋洋。

从发现《欢迎来到蘑菇屋》热了,到感知观众的呼喊,之后奔赴长沙与平台进行洽谈,再到0713团综落地,录制完先导片,“0713团综”整个从无到有的过程,不到一个月的时间。

而被综艺之神眷顾的故事里,当然不止是“玄学”。

谈起《蘑菇屋》的热烈反响,他强调人物关系建构对于一档综艺的重要性,“向往、蘑菇屋以及闪亮的框架,适合任何一个以真正熟悉的人物关系为基底的嘉宾人群”;也会赞扬自己团队对于“内容密度比”的把握,对自己的每一期节目精华点了如指掌。

一群古早艺人,一个衍生小综艺,爆了。一个日更尝试,一次分账体验,亏了。紧接着与贵州文旅合作的《她乡·风一样的女子》(以下简称《她乡》)也如期上线。2022年上半年,对于大千影业和赵林林来说都意义非凡。

和赵林林聊节目,是一件很愉快的事情。他最擅长的事情之一,就是码盘子——预算要控多少?具体怎么花?找哪些艺人?怎么联系起相互的资源?这些都需要想清楚,才能动手。

脑子动得快,嘴皮子也快。赵林林说话很有效率,内容点密集,语速不算慢,喜欢举例子。“有一些导演如果觉得让艺人尴尬挺有意思的,这就是他们节目做的太少了。”“他们有钱任性啊!”“我们是真穷,确实没钱买鱼苗。”“我们的短板在于商务。”“大家抱怨广告,但没有广告主,也就什么都做不成”。

总结起大千影业从专注后期到前期全程参与的业务结构变迁,赵林林的视角下,那些被“综艺之神眷顾”概括掉的细枝末节里,还应该有“赔了一些”的大胆尝试、谨慎求生的“别嫌活小”以及“有400人要养”的破釜沉舟。

除了预算,当然还有其他困境,第一季度的行业冷气吹到了第二季度也未见升温。这样的环境之下,在赵林林看来,无论《蘑菇屋》和《闪亮》两档节目,在收益数字上是否实现了超预期,但它在平台内容战略层面的收益,“至少证明了内容或者降本增效这个事,是行的通的”。

以下是大千影业CEO赵林林的讲述——
|郑小玲编辑| 太子


最快速度的响应

5月9日,陆虎、苏醒、张远、王栎鑫和王铮亮,他们在北京拍杂志,我们决定蹭一下妆发,这样花一个小时时间,先导片就拍完了。
4月18号我去长沙有两个事情,一个是《蘑菇屋》的庆功,当时0713男团的三集内容已经全部播完,效果很好;另一个就是和芒果聊0713团综的事,平台也同意快马加鞭产出的提议。到了4月最后一周,我和哥哥们基本聊了聊团综的事情,他们的参与度和情绪状态都很高昂。
从IP衍生节目到自己开团综,整体推进的速度算快的,但这一次依然有预算的问题。
换地方就意味着成本的提高,没有了可以借用的蘑菇屋,没有了蘑菇屋周边熟悉的系统支持,和芒果商定之后,我们一致同意需要招商的方式来覆盖成本。
五谷道场是最先找我们的,他们很早就在微博评论区互动,说希望能够加入这个项目。虽然目前广告立项还没有确定,但我们总算是有个商务了。

微博截图

4月25号,趁着去《向往》剧组的间隙,我在海南踩了下点,但是海南天气太热,最终我们没有选择那里。5月2号,我又去了趟长沙《你好星期六》的录制,和哥哥们敲定了团综。
之前《蘑菇屋》弹幕开玩笑说,是一个偶像和5个糙汉的综艺,现在大家都开始暗戳戳地准备起来了,减肥的减肥、瘦脸的瘦脸、健身的健身,偶像包袱突然变重了。
有了《蘑菇屋》的铺垫,加上各大社交媒体上网友们对于哥哥的考古热潮,观众对0713有了更加熟悉的了解,这一次我们提供了一个相对自给自足,有旅行、有风景、有音乐的环境。依然不会进行太多硬设计,只需要适当填充有趣的内容,最大程度让他们自由地呈现出最真实的状态。
能够引起共情的内容一定是真实的内容。这一点我们在《闪亮》和《蘑菇里》里都深有体会。设计的东西是表演,他们又不是很好的演员,戳不戳你心窝子这个是演不出来的,它就得要真实。
时间倒回到2月底,我们开始为《欢迎来到蘑菇屋》的策划奔忙。


图/微博@小林林童鞋

当时,《向往的生活》第六季比原定播出的时间推迟了大概三周,我们《向往》后期的那组人就空了三周。芒果说有这么个想法的时候,我们想着虽然钱不多,但总好过没活干。
把活接下来,才知道其中艰难。首先,确实一穷二白,原定策划里想定三组嘉宾,但钱不够,只能砍掉一组。院人(《名侦探学院》成员)算芒果自己人,价格好说;可我向陆虎发出邀请,希望他能带着“0713”(《2007快乐男声》全国13强)的兄弟来支持一下的时候,是有些试探性在的,囊中过于羞涩。
陆虎又当艺人又当艺统,问兄弟档期的时候也很直截了当,“没多少钱”,靠着各种刷人情,最后还是迅速凑齐了几个兄弟。
陈楚生原本因为演出撞档期不能出席,后来疫情原因,演出取消,我当时的第一念头是,大哥得来,我们再去申请预算。
但另一方面,陈楚生、王铮亮出现在真人秀上的频率并不高,最终会是什么样的效果,谁都无法预测。好在《闪亮》的合作中,我们和陆虎、张远比较熟悉,通过他们,我们可以对内容效果有一个基本预判。


虽然《向往》这个模式或者说大家在蘑菇屋的慢生活,其实适合任何一个以“真正熟悉的人物关系”为基底的嘉宾群。但说实话,0713的热潮远远超出了我们的预期。那是他们兄弟之间,经历了人生与职业沉浮之后的洒脱,他们戏称是仗糊行凶,和足够默契、足够深厚的情感关联带来的笑点和泪点。
节目收官之后,0713团综启动之前,我们集团(蓝天下)给《闪亮》和《蘑菇屋》的小伙伴们各奖励了十万块钱。加上观众给予的热烈好评,我们团队也被看见了,还要啥自行车啊。非要说一下遗憾,那大概就是院人因为各种原因没能齐聚在蘑菇屋里。
不过严格上来说,去年9月底拍摄完成的《她乡》,才是大千第一个真正意义上全程承接的项目。


这个项目说起来也很巧,那会儿我们刚好做完《乘风破浪的姐姐2》(后期制作),姐姐们总念叨着许久没有外出畅快的游玩,机缘巧合之下和我们当时的后期总导演,达成了这么一个旅游节目的想法。
我们迅速腾出《闪亮》的时间,开始规划。去哪里?形式是什么样的?以及最重要的,钱从哪里来?后来在贵州文旅的支持下,姐姐们进入了贵州。本来去年九月底就拍完了,各种原因导致大半年后播出。


“后期人”眼中的综艺内容密度比

大千的主营业务是后期制作,罗列在官网经典案例就有60部,涵盖了各种类型的节目。多年后期制作的经验让我可以肯定地说,“没有内容”是一件很可怕的事情。
这个“没有内容”指的是,无效内容占比太高。


你看过观察类节目吗?这一类节目需要拍摄多位艺人,现场布置的机位也多达上百个,而且整体时间跨度很长,一旦缺乏硬核戏剧内容的设置,就会导致内容很碎。
分享一组数据,《蘑菇屋》两天一夜的录制,成片在180到190分钟。但有一些大体量的节目,同样的录制时间,有效内容都不一定能撑一集。如何能够在录制期内拍摄足够观众感兴趣的内容,这个对每一个团队都是一个考验。
内容密度的差异,观众是能感知到的。比如时常在反馈里看到的:花字os太多,特效包装出现频繁,慢镜头回放比例高……就是因为录制的内容本身没法达成一个完整的故事,后期制作当中,就得想各种手段让它完整。
这种时候,综艺选角的重要性就体现出来了。
就《蘑菇屋》来说,无论是0713男团还是院人,他们本身都是很好用的综艺人。好用,这两个字意味着嘉宾与嘉宾之间的人物关系紧密且自然,他们很快就能够进入状态。



譬如我们10点开始录制,陆虎从酒店出发,到苏醒下午两点来之前,四个小时不算长,但有效内容就已经足够支撑一集的节目了。
彼此太不熟悉的话,录制了小半天,嘉宾们都还在初见面的尴尬阶段。也有导演可能觉得,这个尴尬场面挺有意思的,就保留作为正片内容,这还是做节目做的太少了,观众对这种无趣内容已经脱敏了。对艺人来说,这样的内容,除了表明他们没有提前做功课之外,也是一种消耗。
我想说的是,人物和人物关系的塑造是我们做节目的核心,《闪亮》是,《蘑菇屋》也是。嘉宾是真熟人,自然是更好的,但若是不熟,初期人物关系铺陈好之后,后续的人物延展才能水到渠成。
当然,也不可能高度依赖嘉宾,等待天降好内容。以《向往的生活》为例,除草、种树、耕地、钓鱼,这些活动需要多长时间、几个人参加、男女嘉宾怎么搭配,大概多久能钓到一条鱼,都是需要经过预设和精准计算的。
《她乡》的姐姐们,也没有时间跨度很长的友谊关系,但结合前期规划与预估,我们也能做到拍摄一天半拍摄,产出70分钟一集的内容密度比。



什么内容能使用,时长大概是多少,我们会有用这样思维来倒推前期。比如我们评估一个大环节大概能占到一集内容的1/3。为了满足内容密度,需要设计5个环节,每个环节20分钟,总时长100分钟。其中有2-3个环节是有效的,这一集保底就算完成。
《蘑菇屋》再就业男团录完之后,我们预判能剪出两个半到三个小时的有效内容,实际的情况也差不多,第一集是70分钟、第二集是90分钟,第三集是30分钟。
在0713这群人的内容发挥上,其实算我们捡着了。原本我们也准备了一些游戏,就像猜歌环节一样,都测试的很细致,以确保有效内容的保底。
结果出现了神级桥段,尤其晚上喝完之后大家聚在一起创作的那一段内容。这真的是被综艺之神眷顾,可遇不可求的。
从后期倒推前期的思维,在与一些相对经验没有那么丰富,或是接触新题材的前期团队合作时,作用会更加显著。开剧本会的阶段,我们就会加入一起讨论。
例如与《忘不了餐厅》的合作,基于丰富的观察类节目经验,在机位嫁接、备采方向、故事架构等方面,我们与导演组碰撞出了不少有效的想法。



但每个团队都有各自的想法,不是自己主控负责的节目,我能做的也只是给建议,节目组会不会采纳是各种原因决定的。但节目能不能出彩,说实话还是得看前期策划。
站在内容人的角度,在艺人适配、经费也到位的情况下,如果流程依然一片混乱或者依赖用尴尬破局,而不是去激发艺人本身与节目主题相匹配的潜能,这就是一种浪费了。
你问我,后期制作中遇到觉得素材不好看的节目怎么办?
要不你不接,如果接了,那就得用全力帮节目组剪一个能让观众喜欢的片子,尽力而为。


分账,暂时没赚到钱

什么样的项目适合做分账综艺?我可能会回答,都不适合。
2021年8月份,我们和腾讯提案做《闪亮》,当时就计划按照两季来筹备,因为这种节目和这种合作方式需要养,至少得养半年才能知道能不能走通。所以有时候会开玩笑说,我们要做300期,一档全年的日播节目,一年50周,一周6天,就是一年300期。
腾讯方面给的意见是,等播出四周看看反馈,再决定后续。其中缘由,当然还是回报率的问题。《闪亮》评估完之后的情况并不乐观,评估后的分账票房仅能cover成本的20%。
但我还是决定要做,当时我们预想的是,尽可能控制成本。腾讯平台也给了较大的支持,我们也从平台生态思路出发,启用了更多能够在腾讯站内有一定联动的艺人,比如赵让/王晨艺/高秋梓/谢兴阳/俞更寅是《创造营》的选手,闫永强是《明日之子》的选手,那么平台会员生态内这个IP的观众就会被吸引过来。


最后发现实际情况没有那么乐观,过年期间观看数据尤其低迷。
真正的转折点,出现在今年4月8日。
我记得很清楚,《闪亮》进行到了大团建的内容,《蘑菇屋》也正式上线开播。那一天我发了一条朋友圈,以纪念《闪亮》会员分账收益创下新高。单天收益十来万达成了,二十万、三十万是不是也不远了?靠内容盈利还是有可能的。
说起那一集,张远为什么会和《蘑菇屋》首期,穿着同一件绿色羽绒服呢?因为录完那一期《闪亮》的第二天,张远就去了常德。前面我们聊过,原定《蘑菇屋》的节目策划里,共有三组嘉宾,后来预算不足,砍掉了一组,那一组人就是《闪亮》的这一群人。
《闪亮》被砍掉让我有点愧疚,所以在原定的十周内容已经完成的情况下,给《闪亮》安排了第11周的内容——京郊团建。除了呈现他们日常生活之外,也给了他们表达作品的舞台。
当陆虎和张远唱出那句“曾经的我想唱就唱我最闪亮“,观众的记忆被拉到2007年快男的盛况,人和作品就相辅相成了。


搭配着《蘑菇屋》,两档节目自然而然地产生了联动。就像你会注意到,张远在两档节目里穿了同一件羽绒服,《闪亮》的观众注意到《蘑菇屋》有陆虎,寻“虎”而去,又被0713吸引;《蘑菇屋》的观众发现,原来陆虎在另一档节目里,也是同一个公司做的。
我们那会儿还调侃说,这是个养成节目,虎哥是第一个被我们养成出来的。开了会员的观众们互相串门,联动达成,效果很显著,《闪亮》观看上涨的转折点,在最后一周出现。
回到我为什么给出“都不适合做分账综艺”的回答上。
腾讯的分账规则是在分成周期内,任一付费用户连续观看单期付费授权内容,超过该授权内容单期总时长30%的一次观看行为,则计为一次有效观看人次。
比如节目时长60分钟,会员观看了20分钟,平台就给制作方一块钱。但是这20分钟必须是实打实的20分钟,假设二倍速的话,就得观看40分钟,三倍速,就是看完60分钟,全部看完,这样才算有效。绝大部分观众是很难把综艺全集每分钟都看完的,这个分账规则挺苛刻的。


大千影业CEO赵林林

本质上分账的逻辑依然是平台在补贴,只是补贴力度大小的问题。
对于制作方而言,项目与项目,公司与公司之间的具体情况差异是很大的。从我们自身的角度来看,即便拥有较多项目可以“拆东墙补西墙”,用后期制作的主业,来养一些新尝试、新想法的业务布局,也会是比较冒险且痛苦的尝试。
毕竟我也经历过许许多多不同模式题材的节目,有一定的制作资源,都依然会受限于账期,和是否能回本的风险。
我也可以回答“(中小体量)都适合”。
大千之所以尝试综艺分账,一方面出于业务布局的考虑,分账短剧上已经和平台方有过持续的沟通,了解了基本玩法。而综艺赛道又是我们资源优势所在,艺人、导演、后期,人工成本可控,试一试也无妨。


另一方面,一次有效观看分账1块钱,规则是透明的,再加上平台在小体量综艺上的扶持力度渐显,近两年,腾讯的小鲜综也出了不少,类似《大伙之家》、《毛雪汪》等等。
内容制作公司需要有探索新内容模式的勇气,平台也在鼓励,从市场需求来看,是很有潜力的。
但赚没赚钱这个问题很难回避。目前来看,综艺走C端还是有挑战的,总体上我是乐观的。我把《闪亮》当作一个UP主号来运营,第一季完成了初始阶段粉丝积累,之后只要确保内容的吸引力,不断更新,希望能吸引新粉丝进来,IP生命力也就更有保证了。希望行业能用更长线的思维来看待分账综艺的IP运营,多给一点时间和耐心。
另外,如果你喜欢舞台,强烈推荐你们去看看我们《闪亮》第10期和第66期,认真看,不要二倍速。


穷组与S+

项目投入大小与成败,是没有绝对成正比的定论的。“穷组出神综,S+必死”的说法,太过绝对了。
我们只是很幸运地撞上了,又恰巧我们是真的穷。
我做综艺这些年,遇上的节目都还算宽裕,但这次是真穷。比如《蘑菇屋》陈楚生钓鱼那段,那么小的鱼塘,多放一点肯定是能钓到鱼。
可我们只有千把块预算,200斤鱼苗已经是极限了。这种取舍也是基于内容策划的判断,并不是非要钓到鱼不可。没钱的时候,我们得更加在意内容产出的性价比。


图/ 微博@小林林童鞋

再者,正是因为《蘑菇屋》没有广告主,不需要对商务负责,能够将内容点直接对应到观众需求,也就是贯彻服务C端的内容逻辑,如果观众觉得节目不好看,就做不下去了。
传统的综艺制造模式都是TO B的,内容制作公司对接平台,采用可行的模式或者符合当下平台内容战略品类,配合需求出方案,然后招商,满足商务诉求。等到观众观看端,大多数节目都已经录完了,播放效果好与不好,只能靠前期综合预判。
之所以说矛盾,是在于有商务的情况下,需要协调多方的诉求,这可能导致内容产生变化;但倘若没有广告主,任何一档节目都很难存活。
近一年多来,行业的钱明显在变少。去年播得很好的《哈哈哈哈哈2》,连冠名都没有。因为疫情很多经过植入综艺的客户生产线减半,线上营销的预算自然也会随之减少。品牌没有钱的同时,平台也在求变。

几个平台对综艺项目的ROI(投入产出比)有严格要求,如果投入产出比无法达到划定的基准线,这个项目就不做了。换句话,之前平台赔钱在做节目,但现在不想赔钱做了。
市场也很冷清,简单统计一下,整个1-5月,市面上四家视频平台,出品的综艺节目也就十来个,一整个季度只有十来个公司有活干。
  
这也是我总呼吁,行业多看看中小体量综艺的原因。
S级项目,按照TO C的逻辑来看,它需要有更广的观众群体,让声量和观看量匹配上投入成本。这种广,可能是下沉,比如《跑男》、《王牌对王牌》等节目,受众盘很稳定;也可能是“爆”,精准击中一群人,然后扩散,这部分案例有许多所谓的垂类爆款。


图/ 微博@跑男来了

实际更多的情况是,题材或者内容本身不那么大众,但按照S级体量来做,高举高打就容易死的特别惨。
这是一个很考验一次下注准确率的盘子。比如一档投入高昂的S+项目,遇到了市场反馈没那么OK的情况,但基本上该录也都录完了,能挽救的成功率不高。
相对而言,小体量的试错成本就要低很多。比如说《蘑菇屋》播完,大家就立刻可以去筹划第二季的内容,一个月就继续拍了,根据用户热度来定义内容,在实际操作层面是可行的。
让行业转起来,才能活下来。腰部节目不停的做,人才培养梯队才能出来。
我们的团队目前大概400人左右,300多全是后期。前期部分没有设置太多的人,策划、编剧加上主力导演,一个项目最核心的也就三四个人,包括也可以找外聘的编剧、导演来协作。比如之后《夏日大作战》,马上要播出的《0713》团综,我们都在和岑俊义的编剧团队合作,摄影团队也用的是关系蛮好的墨天视觉和见鹏团队。在这个行情下大家彼此支持,抱团取暖。
对我们来讲,我们不需要考虑S+还是腰部综艺,当下有活干,人不闲着是最重要的。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微信邦网联系QQ|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鲁公网安备 37082802000167号|微信邦 ( 鲁ICP备19043418号-5 )

GMT+8, 2022-7-7 19:34 , Processed in 0.145985 second(s), 20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3 Wxuse Inc. | Style by ytl QQ:1400069288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