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邦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返回列表 发新帖
查看: 1836|回复: 0

乔治·华盛顿的神预言:美国的党争将引发骚动和叛乱,毁灭公共自由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21-1-8 09:12:21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生活圈制作
随着去年11月美国总统大选的结束,我们已经好久没有写与国际政治相关的文章了。原本还在感慨告别了充满惊喜乐趣的川普时代,未来会稍微有点无聊。不过建国同志在离别前夕依旧给了我们一个惊喜,不仅凭一己之力搞垮了共和党在乔治亚州的参议员选举,还鼓动自己的支持者在首都华盛顿特区示威甚至暴动,最终引发了美国国会在207年之后的再次沦陷,造成多人死亡,包括一名前军人的女性示威者被警察射杀。




对于中国民众来说,可能更熟悉的是掌握美国行政权力的白宫,但在美国两百多年的历史中,掌握立法权的国会,才是真正的政治权利中枢。当国会山在207年之后,再一次被攻陷,而这一次不再是外敌,而是自己的人民。全世界都再一次确认,美国出了大问题。





造成此示威暴乱的直接原因,是美国国会计划于1月6日对总统大选结果进行表决做最终确认。因此川普一直号召支持者在这一天来华盛顿集结,给国会压力。

其实大势早已确定,这两个月川普战天斗地的折腾,也没弄出来一点证据,让海内外的观众都很失望。和川普搭戏的少数美国议员也无非是做做样子给川粉选民看,顺便跟川普表个忠心混点支持资源。

但被川普和极右翼媒体洗脑的死忠川粉们,依旧活在绝地大反攻一夜翻盘的自我催眠中。于是6日在华盛顿,幻想最后一搏的川普号召集结的几万川粉:“我们一起重新冲向国会吧”,川粉们就开始冲击国会山,要清君侧了。




川粉对国家最高立法机构的冲击,已经超出了美国政府的容忍底线,因此副总统彭斯直接“背叛”了川普,呼叫救援镇压驱赶了川粉。最后失败的川普只好出来发布录像讲话,要求粉丝离开。

过高估计了自己对粉丝控制力的川普受到重创,原本还坚持挺川的部分议员直接翻脸,拒绝再支持川普。在美国东部时间1月7日凌晨,连夜开会的美国国会确认了拜登的当选,彭斯宣布了这个决定。川普的大批幕僚辞职,甚至讨论用“总统失能”解除川普职权。关于弹劾和起诉川普叛乱的呼声也此起彼伏。




美国这次的事件,再次认证了世界上各个国家无数次重复,也曾经发生在我国的真理:虽然总有人希望靠鼓吹民粹获得个人名利,但没有人能真的控制名为民粹主义的怪物,最终这些人往往会被这个怪物吞噬。

离美国总统交接还有最后2周的时间,川普估计已经搞不出来太多乱子了。因为经过此次国会山之乱,美国政府和议会中已经很难再找到愿意政治自杀来帮他的人了。就连一心想继承川普政治遗产,反中反到智商欠费的蓬胖子,都在找办法跳出来洗白划界限。




只不过蓬胖子依旧很扯,把美国说成是“最杰出的民主”,你问过欧洲人、英国人么?你家的“美式两党制民主”在民主的圈子里可一向是被人看不起的那个啊。





之所以说这次是时隔了207年,美国国会再次被攻陷。是因为在历史上国会山曾经被攻陷过一次,那次是在1814年,当时来的是英军,就是把华盛顿特区包括白宫都烧了的那次。

可能这是很多人都听说过的邪恶英军欺压北美革命群众的历史故事。但相对较少知道的是,挑起那次学名1812战争的不是英国,而是美国人趁着英国忙着对抗拿破仑之机,想吞并加拿大,在1812年首先入侵英属加拿大而开始的。

当时美国幻想加拿大人民会箪食壶浆以迎王师,欢迎解放他们的美国大兵。结果没想到加拿大人站在英军一方,坚决抗击美国入侵。加上没过多久拿破仑兵败莫斯科,英军缓过手来,借助皇家海军的优势,直接反攻到了美国首都。

而英军火烧华盛顿,就是对美国人在1813年攻占当时加拿大首府多伦多之后,放火烧议会和民宅的报复。因为这样的渊源,2018年5月,美国历史不及格的川普总统在与加拿大总理特鲁多电话时候,还脱口而出“难道不是你们加拿大人烧了我们白宫吗?”,引发了媒体的轩然大波。

这场战争中有各种讽刺意味很浓的事情。比如停战后美国谴责英国违约,理由是英国拒绝承认奴隶制,不肯将战争中俘虏的奴隶还给美国奴隶主,侵占了美国的“财产”。

更讽刺的是,这个因为自己主动入侵加拿大而爆发,结果技不如人首都被烧掉的战争,最终被定义为伟大的“第二次独立战争”。战争中一个美国律师Francis Scott Key所写的爱国诗,还变成了美国国歌《星条旗》。不过这首诞生于英美战争中的美国国歌,曲调是抄了当时某个英国流行歌。

而这次战争,在研究“美式两党制民主”的时候,也是非常重要的一个时间点。因为这次战争导致了当时两大党之一,也是美国历史上第一个政党——“联邦党”的覆灭。这个由囊获了11个托尼奖的十美元国父汉密尔顿所创造,在美国历史上留下不朽《联邦党人文集》的政党,覆灭的主要理由是:亲英反战。

时隔207年,国会山再次被攻陷,枪声的背后,也有可能预示着“美式民主”的基石之一,两党制,再次面临洗牌。


1812战争垮掉的联邦党,是美国历史上第一个大党,由认为要加强联邦的汉密尔顿、杰伊等国父在1791年创立。在次年,杰佛逊等人创立了与之对立的民主共和党。形成了美国最早的两党制,史称第一党系时代。




1812年战争之后,联邦党因为不想和英国开战,被当做失败主义代表,最终在1824年自己解散。

但成为赢家的民主共和党并没有走的更远,同样完结在1824年。随着联邦党的解散也分裂成:国家共和党和民主党,兄弟阋墙继续两党斗争。

这里的民主党就是一直传承至今的Democratic Party,但国家共和党就没有那么好命,仅仅过了10年就也解散了,随之而来的,则是新兴的辉格党。辉格党在在美国历史上存在了23年,曾经出了数任总统。辉格党和民主党的党争,就是所谓的第二党系时代。

在1856年,辉格党因在奴隶制议题上的分歧而解散。而北方反对蓄奴的辉格党人,比如林肯,就加入了新成立的共和党,也就是如今的Republican Party。

纵观美国历史,我们可以看到美国的政治长期处于两党斗争模式,一个垮台,马上就有一个补上。但两党竞争的时代,不会有第三个或者更多政党出头造成威胁。

这个特点就来自另外一个经常被诟病的美国政治体制,“单一选区制” —— 在一个选区里,选民只能选一个代表,谁票最高谁当选。相比欧陆国家常用的比例代表制或者混合制,美国这种操作相当简单好理解。但缺点也很明显,因为只有第一名可以当选,那么拥有大量资源的大党就会有绝对优势,小党几乎无出头之日,最终会形成英美这种两大党联手消灭所有小党的结果。

不像多党制国家的党派之间可以连横合纵,更为灵活,美国这种两大党的后果,就是党同伐异,双方在各个议题上为反而反,最终在资讯爆炸的时代,导致两翼撕裂(点击阅读:互联网时代撕裂了美国,中国呢?

所以这些年愈演愈烈的两党分歧,左右两翼人民互相视为死仇。并不简简单单来自全球化或者川普这些野心家的操作,而是深埋在美国政治体制的基因中。





因为美国争霸全球的军事实力和文化宣传,“美式民主”被很多人当做民主体制的代言人。但如果花点时间去了解一下不同的民主体制,就能发现一个有趣的现象:世界上所有试图学习美式民主的国家,基本都没什么好下场。反而是欧洲等民主国家的社会更稳定。

这里的原因有很多,其中一点,就在美国在建国的时候,法国大革命还没开始,世界上也还没有什么民主体制,只有英王手下正在逐步改革中的半吊子议会制能参考。美国的国父们无中生有,构思出三权分立等美国体制,其实是很伟大的创举。但在这种环境下,即便是一群精英天才,也很难预测出未来一两百年的社会发展,世界变化。

所以经过200多年,美国的政治体制自然会有过时,也会有很多地方出现问题。而美国人却一直陷入“国父不会错,错了参照前一句。”的迷思中。这个全世界最早的民主政体,也就出现了各种让人很难理解的问题。

像大家都熟悉的,奇葩的“选举人”制度,在那个骑马从西海岸到东海岸要跑个把月的时代,当然是有用的。但在互联网时代依旧不肯改动,落到了川普这种“聪明人”的手里,就搞出了各种令我们喷饭,令美国人吐血的神操作。

而美国引以为荣的两党制,也同样导致了越来越严重的社群分裂。这不是从奥巴马或者川普的时代才出现的新问题。其实在美国刚刚建国,就有人预言了这种两党党争将会引发美国社会的分裂动荡。

那就是美国首任总统,国父乔治·华盛顿

当时美国已经开始了第一次党争,华盛顿的两个助手各自组党:财政部长汉密尔顿等人创建联邦党,国务卿杰佛逊则组织民主共和党。但华盛顿拒绝加入任何政党,于是成为了美国历史上唯一的一位无党派总统。

在1796年他即将离开白宫的时候,华盛顿写了一封给美国人民的告别信《Farewell Address》,在这里,他表达了自己对党派斗争的深恶痛绝,和对美国未来的忧心:




“不幸的是,党派主义思想与我们的本性不可分割,而且在人类脑海里最强烈的欲望之中扎根。它以各种不同的形式存在于所有政府中,虽然会受到一定的抑制、控制或约束。但那些常见的党派形式,往往是最令人讨厌的,也是政府最真正危险的敌人。”

两党的交替统治,相互复仇的精神会让党派分歧自然加重,在历史上不同时代不同国家,这种仇恨本身就是可怕的专制,并最终导致更加正式和永久的专制。因为党派矛盾产生的混乱和苦难会让人们更希望生活在绝对专制权利带来的安全生活中。迟早一个胜利党派的领导者,因为更有能力或者更幸运,会利用这种倾向树立自己的地位,毁灭原本的公共自由。
......
党派斗争往往干扰公众会议的进行,并削弱行政管理能力。它在民众中引起无根据的猜忌和莫须有的惊恐;挑拨派对立;有时还引起骚动和叛乱。它为外国影响和腐蚀打开方便之门。外国影响和腐蚀可以轻易地通过党派的渠道深入到政府机构里。于是本国的政策和意志就会受到其他国家的政策和意志的影响。”

华盛顿在告别信中,还提醒自己的国家:在美国存在着党派分立的危险,特别是按地域差别来分立党派的危险。他认为自己应该“以最严肃的态度概略地告诫你们警惕党派思想的恶劣影响。”估计现在乐此不疲的分配红州蓝州的美国人,也许已经忘了自己国父的警告。

所以无论后人对于华盛顿的历史评价有怎样的不同评价,仅仅凭借这一封信,华盛顿就完全对得起他在历史上的伟人地位 —— 220年前就预判到了美国的政体的最大隐忧:党派利益斗争带来的社会动乱

不知道如果他看到此次国会山的陷落,会如何想。





国会山的四条亡魂,为混乱了四年的川普乱政画上了句号。未来的拜登政府能缓和两党的分歧矛盾,弥补社会两翼,红州蓝州之间的裂痕吗?

我们认为不可能。

一方面,美国现在面对的核心问题是经济问题,就是没钱(点击阅读:大选解决不了的美国根本问题:穷),而拜登的民主党擅长烧钱,不擅长赚钱。就算天天打开印钞机,拼命大撒币的拜登滥发福利,也无法真的拯救美国实体经济,更无法解决经济撕裂这个美国两翼撕裂的核心问题,只会让美元霸权更快完蛋。

另一方面,因为川普这位猪队友,共和党意外输掉了乔治亚的两个参议院席位,让拜登至少拥有2年的完全执政(白宫、众议院、参议院在自己手中),再加上共和党已经被川普折腾到元气大伤自己分裂。这意味着拜登没有理由再为了跟共和党合作而走中间路线,也意味着他没有理由拖延民主党内激进左派的改革要求。

这意味着拜登可能被迫向着更左,更激进的福利和环保政策前进,也意味着右翼的声音将会再次像奥巴马时代一样被压制,积攒,和爆发。

再爆发的时候会是怎样呢?美国的政治体系还能经得起多少次的冲击呢?也许会如同下图中英国《地铁报》昨天封面的标题。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微信邦网联系QQ|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鲁公网安备 37082802000167号|微信邦 ( 鲁ICP备19043418号-5

GMT+8, 2021-3-3 10:55 , Processed in 0.286581 second(s), 24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Wxuse Inc. | Style by ytl QQ:1400069288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