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邦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返回列表 发新帖
查看: 5049|回复: 0

复出遭群嘲,papi酱还是第一网红吗?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20-10-18 18:25:48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生活圈制作
首席观点:短视频领域如江湖,波涛汹涌,暗流流动。掌握机会的人能顺水而行,跟不上潮流的人终究被大潮淹没。papi酱,曾经是前者,但市场风云变幻,生子复工后的papi酱和她的papitube,还能稳稳守住第一网红的位置吗?

作者 | 雨过炊烟 编辑 | 白芷

“Long time no see. It’s me, papi.”一身黑色西装,鼻梁上架着一副大墨镜,papi酱终于带着她的“周一大放送”栏目回归了。距离上次更新已经过了七个月,这也是papi酱因为生产原因,断更最久的一次。
不过,papi酱的复出视频“I’m back”,完全颠覆了以往的吐槽模式,变成了rap形式。papi酱也将自己产后面临的与社会脱节,整日围着孩子转,看书也是在看育儿宝典,娃就是碎钞机等一系列问题浓缩其中。
“hello大家好,我是papi酱,一个集美貌与才华于一身的女子。”但这条视频里,papi酱疲态尽显,和之前活泼灵动的状态简直判若两人。


数据显示,这条短视频仅在微博上播出两个小时后,播放量就已经突破了1000万,并且稳居热搜榜首。微博上的话题讨论#papi酱回来了#,阅读量也已经破五亿,看来曾经的“第一网红”即使消失了这么长时间,依然是顶流热度。
然而,舆论场上不和谐的声音也不在少数,“让她滚”,“不希望看到任何跟她相关”……
想来,这还是几个月前“冠姓权”风波导致的。


冠姓权引发的危机

5月10日母亲节这一天,papi酱晒出了自己和孩子的合影。照片上,她穿着睡衣,一脸憔悴,眼神也黯淡无光,很明显写满了疲惫,还附上一段文字:如今才发现,啥都不如当妈累。
没想到的是,papi酱这条微博本想感叹一下“为母则累”的艰辛,竟然迅速冲上了热搜,激起了网友关于冠姓权的讨论。


“明明这么一个独立优秀的女性却走上了驴的道路。”
“papi酱生娃后真的好疲惫啊,但是孩子还要随父姓。”
更有甚者上纲上线,“如果papi酱都不会争取孩子的冠姓权,普通女性又要怎么争取?”
按理来说,明星晒娃是件再普通不过的事,为什么papi酱就被群嘲成“婚驴”?
这个问题,在之前的综艺中可以寻到答案。papi酱虽然无意立什么人设,但她的婚恋观、婆媳观等从侧面体现了她是一个经济与精神上双重独立的女性,甚至还形成了papi酱语录。
papi酱在综艺《我家那闺女》里说,在对人生重要性的排序上,自己是被放在第一位的。随后又补道:“首先,你自己陪伴自己的时间是最长的,之后的这一生,我是和我的伴侣一起度过的。孩子和父母都只是你陪伴他们走一段路,剩下的路还是自己去走的。”


之后,她在综艺《女儿们的恋爱》中说:“不要因为岁数到了去结婚,要找到你喜欢也喜欢你的人。如果没有的话,不结婚也可以,不必去管别人说什么。”
papi酱字里行间处处透着独立的气息,就像她自己当年裸辞一样,不凑合,不将就,始终追求精神与自我的独立,毫不理会世俗眼光。
更引人注目并且冲上热搜的还是papi酱的婆媳观。谈到婚姻问题,她在综艺《拜托了冰箱》里提到,她和丈夫结婚五年,每年春节来临时,他们都是各回各家,就连双方父母也从未见过面。


提起婆媳关系,她更是语出惊人:“婆婆可以把儿媳当女儿,但儿媳绝不能把婆婆当妈妈。”
papi酱的这些言论曾经在微博上掀起了接二连三的讨论,她也因此被广大网友贴上了“女权代表”的标签,“papi式婚姻”更是成为了热议词汇,被赞为神仙婚姻,路人表示羡慕的同时,却还是不得不吐槽一句“臣妾做不到啊。”


殊不知,papi酱当时因这番言论被捧得有多高,如今就能遭受多少群嘲。即使她一直不在乎外界眼光,也不得不发短视频来对那些争议风波做出回应。

papi酱还是“第一网红”吗?

papi酱更新“周一大放送”后,正式复出的第二天又更新了一条短视频《关于几个月前网络风波的正式说明》,以此来阐述自己并未刻意置顶视频、从来没有买过水军,也没有网暴过任何人,更没有为了复出而炒作。


随后,这条视频在微信公众号上也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迅速飙到“10W+”,即使papi酱几乎半年的时间都没有更新视频,但从宣布怀孕、宣布生产、晒娃照片、复出回归……只要papi酱一有动作,流量迅速纷至沓来。
尽管papi酱休产假时没有出现在大众视野,但她的MCN机构papitube始终都在马不停蹄地运转。比如papitube旗下的艺人玲爷抖音粉丝达到了1700多万,张馨文参加了《创造营2020》,楼炅择参加《认真的嘎嘎们》并获得第十名。
papi酱当红时似乎就已经预见到一个人的网红就像昙花一现一样,热度维持不了太久,所以萌生了将网红做成产品的想法。依靠她个人IP的影响力,再聚拢一批优秀的视频内容创作者,形成产品矩阵。
如今,papitube正在依靠多个艺人全方位扩大影响力,从papi酱一个创作者扩充到150多个达人的阵容,所有创作者全网粉丝4.2亿。
五月下旬,papitube的签约网红宇芽发布了一条短视频“田园女权不等于女权”的观点,此举无异于扬汤止沸,仍然刺激着网友情绪。后来因为掀起的争议过大,这条视频也被迫删除。



papitube自建立以来,风波从未停息。2016年罗振宇联合徐小平等给papi酱投资1200万元,结果悉数撤回,王建国还在吐槽大会里提到:这俩人一分钱没花,上了两次热搜。2019年时,公司还曾一度陷入侵权争议,北京音未公司因认为短视频品牌papitube旗下自媒体账号上传的视频配乐侵犯其信息网络传播权,将papitube经营方诉至北京互联网法院。
公司规模扩张后也时常出现这样的论调,“曾经的papi酱似乎没有以前火了”,“papi酱和以前不一样了。”对于网红这个职业来说,papi酱从2016年火到现在已经属于网红界的奇迹,至于流量下滑,从第一网红逐步沦为头部网红也是因为短视频界每时每刻都有其他KOL崛起。


关于papi酱,大家喜欢她的原因无非是她的视频迎合了人们情绪发泄的出口,泼辣犀利的吐槽能让群体间产生共鸣。就像PingWest品玩的联合创始人骆轶航写的那样:“papi酱有着很典型的有知阶层和中产阶级趣味:吐槽稳、准、狠,直击人们笑点和痛处,不骂人,不做论断,不苦口婆心说教,但有自己的价值观。
然而透过papi酱复出的视频“I’m back”,其实抛开网红papi酱的标签,姜逸磊也只是个脸上写满育儿艰辛的普通的母亲,她也有自己的挣扎与困惑,并且感叹生完孩子怎么可能还和以前一样。
在之前所有的综艺节目中,观众们只看见papi酱裸辞的潇洒肆意,在婚姻中掌握主动权的独立,所以当她晒出自己的生娃照片时,这与之前的人设出现了巨大的反差,很自然地成为了群嘲的对象。

短视频的变化

短视频流行的这几年里,无数网红一夜爆火,更新迭代的速度更为惊人,有些网红快速成名,也有可能转瞬过气,守住原有阵地进行扩张,本就不易。这几年中,短视频行业的格局也出现了发生了很多变化,抖音、快手、火山、微视,资本力量纷纷进入行业,瓜分蛋糕。
2016年到2020年间,短视频的市场规模从19亿增长到1500亿。MCN机构从420家增长到6500家,2019年MCN机构排名榜发布,papitube名列23名。
papi酱也看到了市场的变化,她开通了抖音号,粉丝数超3000万。为了跟上市场的变化,她和团队不断调整视频产品的内容和形式。
papi酱在接受新榜采访时被问到抖音小视频和五分钟短视频有什么不同时?她回复道:“打个比方,电影、电视剧反映的内容是一个足球的话,短视频反映的就是一个鸡蛋,15秒短视频反映的可能就只剩一颗葡萄。但是你要把这颗葡萄说得很清楚,既要把内容做足,又要传达好意思,整个节奏和表达方式都会发生变化。虽然时间不一样,但内容的核是一样的,就是你想说什么、怎么说。”
而短视频的风口爆发后,李子柒等许多网红也借助这个风口,形成了自己的品牌影响力。比起papi酱的泼辣犀利,李子柒的视频更像山间泉水,润物无声,给人们带来了一片心灵上的栖息地。


2019年年末的时候,有人统计了李子柒同名店铺的销售额,每月的业绩轻松达到4000万,一年近5亿的流水。而在今年,她的月营业额更是破亿。
从流量上看,papi酱在抖音上,比李佳琦少了近一千万粉丝,在B站虽然位列百大UP主,但粉丝数不到千万;论商业价值,如今李子柒被估算出个人品牌价值5亿,而徐小平曾经为papi酱估值一个亿。
2018年双11,papitube共拿下了近100家品牌的160个广告,去年618期间,接了170多个品牌的300多单合作。可papi酱一个人在2017年时就接过155支广告,曾经的宇宙级网红,如今势头明显衰微。
目前来看,直播带货已经成为了短视频的新风口。在短视频商业价值变现上,电商作用开始凸显,视频平台抖音、快手也动作频发,抖音更是引入了初代网红罗永浩坐镇,如今电商直播也在一次次的卖货活动中创造新的销量纪录。

papi酱在复出视频里也提出了这样的疑问:“直播带货为什么没有我?”由此看来,papi酱似乎也要进军直播带货行业,数据显示,papi酱的粉丝里有六成是女性,年龄在24-50岁之间的人群占了大多数,这无疑是papi酱得天独厚的优势。另外,由于papi酱刚刚生娃,她或许也会把母婴产品作为带货首选。
短视频领域如江湖,波涛汹涌,暗流流动。掌握机会的人能顺水而行,跟不上潮流的人终究被大潮淹没。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微信邦网联系QQ|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鲁公网安备 37082802000167号|微信邦 ( 鲁ICP备19043418号-5

GMT+8, 2020-12-4 18:36 , Processed in 0.118384 second(s), 22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Wxuse Inc. | Style by ytl QQ:1400069288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