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邦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返回列表 发新帖
查看: 6731|回复: 0

月子中心里诞生出的疫情小程序,7天从0到1000万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20-2-17 22:01:56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生活圈制作
疫情发生后,一系列与疫情相关的小程序纷纷成为“爆款”,人们通过小程序获取资讯、预定口罩、上报个人情况…许多小程序背后多多少少都会有政府或医疗机构的参与,而完全来自民间力量的纯公益“野生”小程序也有不少,「疫况」就是其中之一。


2020年春节,洪俊瑶同时遇上了人生的两场大考。一场大考来自出生不久的小女儿,新生命的到来总是让人满心欢喜;另一场大考则来自同样因他而生的「疫况」,一款可以查看身边哪些地方出现过感染者的小程序。
「疫况」让很多人对疫情有了理性认知和紧迫感,老麦就是其中一位。
老麦是原创内容平台少数派的创始人,在「疫况」的用户增长超越俊瑶作为独立开发者所能承担的工作量后,他带领少数派团队加入到小程序的维护与迭代中,并且在网络上征集到百余名志愿者。
“能做点什么,就做点什么吧。”老麦这样想着。

1 我在月子中心写出了「疫况」小程序
俊瑶:

我是洪俊瑶,今年刚好31岁,大学的时候学习动画设计,后来凭着兴趣转做了产品与开发。现在是一名创业者,兼顾着几个开发团队。之前也曾经做过小程序,对于整个小程序的开发、审核等流程规则还是很熟悉的。

年前恰逢我女儿出生,我陪爱人小孩在月子中心里坐月子。随后就听说疫情一天比一天严重了,月子中心也实行了封闭式管理,这下哪里都去不了了。我只好和大多数人一样,宅着刷刷手机关心疫情动态,看看外面的世界又发生了什么。

数字一天天在涨,但是我对这一切的感知有点模糊,总觉得仿佛是很遥远的事情。直到1月31日晚23点左右,深圳卫健委的公众号发布了一篇推文,里面记录着深圳出现过确诊患者的小区。

看着那些熟悉的小区名称,有些甚至我还去过,我的感觉一下子真实起来了。疫情原来就真真切切发生在自己的身边,和我们每个人都息息相关。与此同时,我也注意到,推文中的文字版小区信息并不是很直观,而且随着日期的推移和疫情信息的增多,想要查看过往内容很麻烦。

于是,我就有了统一收集、可视化疫情小区数据的想法,我把想法说出来,老婆也表示很赞同。
说干就干,正好我也有过地图类小程序的开发经验,我连夜将代码进行了改编。凌晨3点钟,距离深圳卫健委的发文过去四个小时,我在月子中心里提交了第一版「疫况」,并使用了加急审核。
一开始,名字用的是「疫情动态」,后来系统提示这是通用语,我才最终选择了「疫况」这个名字。

令洪俊瑶没有想到的是,「疫况」这个名字在随后的10来天中,随着疫情的发展,被上千万的人所看到。

上线第一天,「疫况」只展示了深圳市出现疫情的小区数据。抱着预警周围人从而让大家重视疫情的心态,俊瑶把小程序转发到了小区群和朋友圈。没想到,一传十十传百,这一天小程序的访问量就达到了130万。
很快,「疫况」也被同样在深圳的老麦看到了。

2 那一刻真的有种后怕的感觉
老麦是原创内容平台少数派的创始人,是一个在深圳待了20多年的东北汉子。因为创业,一年到头他都陪不了家人几天,“这是创业党的无奈”。

疫情刚刚发生的时候,老麦并没有太放在心上,或者说,希望能够与家人愉快度过假期的心情超过了对疫情的关注。虽然已经在新闻中反复听说了,但是他还是按照原定计划,在大年初一开车带全家人一起出游了。

老麦:
我们原定一路自驾游到韶关那边,但是到了从化那边就很难再往前了,不断有酒店和景区在关闭,于是只好回家了,回家的时候是初三,那天起我们全家就一直在家里待着。

一开始我以为只是湖北及周边的几个地方比较严重,刚回家时还说出去买点东西,刚好有个同事分享了一个小程序在群里,我点开一看,才知道周围两三个小区都有疫情曝出来。

那一刻真的有种后怕的感觉,因为我要去买东西的路线刚好会经过其中一个小区,而那个小区和我家的距离近到什么程度呢?就是我站在我家窗口向下看,就能看到那个小区房子的屋顶。

群里分享的小程序正是「疫况」,当时我以为和其他疫情小程序一样,这也是政府行为。但是点开小程序的资料后发现是一个公司,这个公司的名字还有点眼熟。

差不多两年前,我和俊瑶一起参加某个创业比赛,针对他当时在做的产品,还专门约着线下见面聊过一次。看到这个公司名,我想起了他,然后就给他发微信了。

老麦发微信给俊瑶的时候,俊瑶正在为「疫况」头疼,流量的涌入让他有点招架不住。一方面访问量已经超过服务器承压的极限,另一方面,靠人工完成的数据统计与更新,完全不是一个人可以消化的工作量。

疫情发生后,老麦一直想做点什么。很多同行在为湖北解囊相助,创业者老麦掂量了一下自己账上的流水,又考虑了一下手底下的几十号员工。在负起更大的责任之前,要先顾好眼前的责任。

在能力范围内,做力所能及的事情,老麦想得很清楚。在了解到俊瑶的困境之后,老麦当即决定带团队一起进项目支持。

3 一个人走得快,一群人走得远
2月2日,老麦和俊瑶对接的时候,「疫况」的访问量已经达到了270万,并且仍在以指数级飙升。流量大了,问题就会接踵而至,此时此刻,放在面前的,都是困难。

老麦:
除了我,少数派一共有6个同事全职参与进来,其中还有两个是小姐姐。从2号开始,我们所有人都开始了没日没夜的工作,每天搞到半夜十一二点都很正常,个别情况下要熬到两三点。第二天爬起来照旧。

一开始,我重点参与了宣发和志愿者征集的工作。我们在少数派和雷锋网的渠道上做了小规模的宣传,也找了一些数码圈的大V朋友做了一些微博露出,能用上的资源基本上都用上了,很多朋友也是二话不说地就进行了推广。
小程序的服务器一下子就爆掉了,到了2月6号,访问峰值已经到了千万量级。



服务器爆了,这事情得马上解决。我就立刻拉了我们的后端和合伙人进来,配置服务器,并且不断扩容。这期间还找了一些运营服务商,希望能够得到赞助支持。毕竟这是一个公益的事情,我们希望能够有更多的力量把事情做得更稳。
说实话,这个事情也让我对小程序有了新的认识,这种爆发增量的确会让人兴奋。小程序的好处就是很方便,你在微信里一搜索就看得到,而且当有人转发到群聊,很容易就传播起来了。

在解决服务器问题的过程中,我们也通过微博和公众号招募了许多志愿者。「疫况」小程序直接采用了腾讯地图的接口,但是其中标记的疫情小区,都是我们通过政府部门公开发布的信息人工整理,并手动转化为坐标在地图上标记出来。



现在「疫况」的服务范围已经覆盖了120-130个城市,这些志愿者功不可没。「疫况」到了后期,完全是一个众人协作的产品。
不断有志愿者自愿参与进来,现在微信群里的志愿者有120个,大家通过线上文档和微信群进行协作,将他们自己所在城市的数据收集并标记进来。他们中有科技从业者,也有来自医学相关行业的,其中有许多是我微博的粉丝,那天聊起来,甚至还有关注我微博十年以上的老粉。



服务器基本稳定了,上线服务的城市数量与准确性,也都随着和更多志愿者的加入在提升。我们就开始对「疫况」进行服务升级和UI改版,在小程序中加入一些与疫情防护有关的内容链接,让用户能够掌握更多科学防范的知识,另外也将页面UI设计的更加人性化,增加了趋势等新的页面。

在上线10天后,经历了爆发期的「疫况」,访问数据已经稳定在200万-300万。在被问到接下来的打算以及是否有商业化的计划,老麦坦言,目前他们仍然聚焦在一些公益层面的需求上,最近的一个想法是探索接入医院的数据,这个医院并不是指具备发热中心的医院。

老麦:
我们在后台其实收到了许多反馈与求助,但是很多都已经超出了我们的能力范围,无能为力,也很心酸。



对于我们能力范围内的,我们也希望尽量能用产品的方式来解决。有一个医生之前找到我们,提到在疫情期间,其实肿瘤病人是很痛苦的,他们需要进行定期开药和化疗,因为疫情一切变得更加困难了。如果能够将肿瘤相关的医院也标记出来给病人们作参考,或许能够为他们提供一些帮助。我们现在也找到了一些相关的数据,下一步准备进行版本迭代。

但是针对商业化,我们是比较谨慎的,因为这个小程序本身就公益服务性质的,如果要做商业化,也一定是本身用户很需要的东西。其实,已经有挺多做洗手液、保险的找过我们,但是我们第一不了解对方的背景,第二这种商业化实在是太生硬了,因此都被我们拒绝了。

我们并不太指望这个小程序带来收入,就当是捐助疫情了,而且这种捐助方式的价值,可能比给钱要大很多。能够让它的社会价值得到充分的体现与发挥,对我们来说足够了,毕竟直接成本对我们来说,还hold得住。

说到这里,少数派创始人老麦笑了,“困难就不多说了,就是没日没夜地做。”
4 希望早日“出月子”


对于老麦和俊瑶这样的创业者来讲,一年到头能在家里待上完整一天的时候并不多。这次虽然因为疫情而被“禁足”,但是却也一点都没闲着。老麦的妻子和两个孩子,终于有机会近距离地观摩了一下他的工作日常。

老麦:
其实家里人对于我日常的忙碌,是很能理解的,毕竟本身就是创业党。不过,过去我做的事儿会距离他们比较远,他们可能不是很能理解我做的事情对他们来说有什么意义。但是「疫况」这件事,距离他们很近,会有很强的共鸣感。
我的家人亲戚、朋友同事都在用这个小程序,疫情刚开始的时候,网上流传着教育爸妈戴口罩的段子。当时我身边也会有不了解病情严重性的人,口头劝说不如打开「疫况」小程序,指着地图说你看隔壁小区已经标红了,他立刻就能够了解到事情的严重性。
从这个程度来说,「疫况」不仅是一款工具,也能够给人带来认知层面的觉醒。

月子中心里诞生出的疫情小程序,7天从0到1000万

月子中心里诞生出的疫情小程序,7天从0到1000万
老麦和团队在一起



其实疫情这件事情本身就距离我们很近。我们的同事中,有一个在深圳,但是他的室友是从湖北回来的,于是他连带被隔离。另外一个同事的邻居出现一个疑似病例,于是也被隔离。这个“中奖率”也是蛮高的了。

情人节前夕,俊瑶和妻子带着小女儿结束了月子中心的生活,回到家里。对他来说,这是一个难忘的春节,一边体验初为人父的甜,一边体验着作为创业者的忙。

俊瑶:
其实在月子中心的日子很简单,因为集中供餐,所以不需要考虑吃的问题。生活就只剩陪宝宝、陪老婆和小程序。
每天宝宝入睡后,我就会处理小程序里的问题。宝宝差不多三小时会醒一次,醒来我就陪伴老婆给宝宝喂奶,陪着宝宝洗澡。
后来非深圳地区的数据需要加入,更多是少数派团队和志愿者们在做,我协助修复一些bug。真的十分感谢他们的努力与支持。



现在我和家人已经从月子中心离开回到了家,相信在所有人的努力之下,疫情一定会过去,大家也能够早点“出月子”。

2月5日,少数派微信公众号推了一篇文章,在标题里他们写道:我开发了一个疫情地图,但我希望大家「明天」就不需要它

月子中心里诞生出的疫情小程序,7天从0到1000万

月子中心里诞生出的疫情小程序,7天从0到1000万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微信邦网联系QQ|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鲁公网安备 37082802000167号|微信邦 ( 鲁ICP备19043418号-5

GMT+8, 2020-10-22 03:32 , Processed in 0.186579 second(s), 25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Wxuse Inc. | Style by ytl QQ:1400069288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